河南遭家暴跳楼女子:现已离婚,正进行康复训

当前位置: 新郑海量资讯门户网 > 新郑汽车 > 河南遭家暴跳楼女子:现已离婚,正进行康复训

河南遭家暴跳楼女子:现已离婚,正进行康复训

作者:新郑新闻发布时间:2020-09-02 01:38内容来源:新郑新闻 点击:

TAG: 新郑汽车

央视新闻9月1日消息,明年起开始实施的《民法典》中,对于夫妻双方协议离婚,新设立了有关“三十日冷静期”的条款,在诉讼离婚中也有“调解”的环节。可当婚姻遭遇家暴等极端情况,这些条款的设立是否会成为对离婚的一种限制?

近期,一段河南女子遭家暴跳楼的视频受到大家关注,在声讨施暴者的同时,也有人提出:遭受如此严重的家暴,法院为什么不判离婚?这桩离婚官司是否遭遇了“离婚难”困境呢?

遭受丈夫殴打,从二楼跳下

被扇耳光、推倒、扯头发、拖行……一年前,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,女子小燕在自己的服装店内,受到了当时还是自己丈夫的窦某的殴打,并最终以从二楼跳下的方式结束了这段家暴。一年后,小燕将被家暴的视频剪辑后,上传网络,并迅速引爆舆论。

2019年8月13日13时38分,小燕从自己经营的服装店二楼跳下,隔壁店铺的李女士当时正站在店门外,第一时间看到了坠落在地的小燕。另外一家店铺的张女士也闻声而来,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小燕。

围观的人开始打电话、给小燕擦拭脸上的血迹,直到此时,窦某才从服装店推门出来。

记者:当时她丈夫是什么表现?

张女士:我就听到他说的一句话,说“还能不”,意思就是还要不要逞能,很冷漠,也没有一点心疼的感觉,当时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我都感觉心寒。

窦某为什么会说小燕“逞能”?两人之间又发生了什么?

小燕:不管是他的表情,他说出来的话,还是正在对我实施殴打的行为,都让我觉得我可能真的要死在这儿了,但是我不想死,那扇窗口是我唯一可以逃生的一个出口,所以我才会从二楼跳下来。

此前多次遭遇家暴,对丈夫产生恐惧

为什么小燕会把二楼的窗口当成唯一的“逃生出口”?根据她的描述,当时最大的危险并不是跳楼,而是正在服装店里的窦某。小燕对丈夫的恐惧,也不仅仅是窦某这一次的暴力行为所造成的。

小燕和窦某2016年确立恋爱关系,2017年按照当地风俗举行了结婚仪式,同年,他们的儿子出生了。2018年,两人在柘城县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。婚后,小燕用父母给的陪嫁款开了一家服装店。面积为五十余平米,一层为店面,二层是库房兼休息室。目前,二层的窗户已经被封。

婚后遭遇三次严重家暴,皆因丈夫赌博

小燕形容自己身体里有一只气球,一开始对待工作和生活都是元气满满。可是没多久她和窦某的婚姻生活就亮起了红灯。小燕说,她在婚后遭遇了三次比较严重的家暴,导火索都是因为窦某赌博。

小燕回忆,2018年4月的一天晚上,窦某喝了很多酒,回来之后两人发生口角,窦某第一次对小燕动了手。

在窦某的重拳之下,小燕被打倒在地。4月,柘城的天气乍暖还寒,脸贴在地砖上那冰冷的感觉令她记忆深刻。这也是小燕人生中第一次遭遇如此严重的暴力,她把自己的东西都搬回了娘家,决定和窦某离婚。不过在当时,小燕还没有“家暴”的概念,认为这是窦某酒后的一时冲动。在窦某反复保证的情况下,两人很快和好了。

可是和好后没多久,两人再次陷入不断争吵的旋涡。家庭矛盾得不到解决,窦某只想用暴力让小燕闭嘴。

小燕:我说你以后不要再打我了,你这是家暴,然后他说,你知道吗?每一次我一打你,你就立刻就闭嘴了,我当时就觉得这句话,比他之前打我对我更有杀伤力。

小燕感觉这样的婚姻生活看不到希望,她听到身体里那只气球泄气的声音。2019年8月7日,窦某的母亲在牌桌上找到窦某,并当场呵斥了他。窦某觉得母亲知道他在打牌是因为小燕告状,愤怒的情绪再次爆发。

小燕:他就当着他妈的面在牌场直接就给我打电话,说我该死,要回店里打死我。

丈夫突然闯入服装店,开始殴打妻子

窦某的施暴行为,让小燕意识到,他是一个情绪暴躁、无法控制自己的人。因此那天挂断电话后,小燕关上店门跑回了娘家,此后的几天,她都没敢再去店里,外出一般都有家人陪伴。她还计划去申请“人身安全保护令”,可最严重的一次伤害来得那么突然,让她猝不及防。

躲在娘家的那几天,窦某一直没有露面。小燕听说他去了郑州,所以在2019年8月13日那一天,小燕独自一人回到了服装店。

当天下午1时许,窦某突然闯入服装店,开始殴打小燕。因为不是第一次遭受家暴,所以一开始,小燕心里没有太多的恐惧,她将窦某的这种施暴称之为“目的性殴打”。

小燕:我觉得他打我就是为了看到我恐惧的样子,我害怕他的样子,可能对于他心理上是一种满足。

不仅如此,小燕总结三次家暴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拿走她的手机,限制她的行动能力。

真正突破小燕心理防线,让她开始感觉到慌张和恐惧的,是窦某一记重拳打在她的眼眶,那一刻,她觉得身体里的那只气球彻底炸开了。小燕的哭喊声惊动了隔壁店铺的李女士,前来询问情况。

李女士回忆,当时他看到窦某神色如常,以为两个人只是发生了争吵,就离开了。但据小燕说,窦某转回头面对她时,完全换了一副面孔。

小燕:他在打我的时候表情非常凶狠,他走过去跟邻居说话的时候,立马表情又变得非常温和,他说没事没事,过一会儿,我就把门打开出去了。

视频显示,窦某拉上窗帘,锁上服装店唯一通往外界的那扇玻璃门。随后将小燕拖到了吧台后面。放心不下的李女士重新回到小燕的服装店门口向里张望,就在此时,小燕从二楼的窗口跳了下来。

小燕:当时就根本就容不得我去跟他说一些话,或者说我看他,我要跳楼看他的反应,当时就想到我得活着出去,我才会从二楼跳下来。

妻子鉴定为轻伤一级,丈夫涉嫌故意伤害罪

小燕从自己经营的服装店二层跳下后,被紧急送往医院。经诊断,她的身体有多处骨折与损伤,此后她开始了漫长而痛苦的恢复治疗,同样让她备受折磨的,还有她和窦某的离婚官司。

事发三天后,小燕接受了第一次来自警方的损伤程度鉴定。根据柘城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所做的第一份鉴定书显示,经调查,小燕“左眼的伤情为丈夫殴打所致,其余伤情为跳楼所致”。此次的鉴定意见为小燕“左眼部损伤构成轻微伤,盆骨骨折、椎体骨折构成轻伤一级”,对于此次鉴定意见,小燕提出异议。2019年11月,根据柘城县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,此次认定小燕左眼部骨折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一级。窦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立案调查。

根据柘城县人民法院发布的公告:在案件侦查阶段,因为窦某拒不到案,公安机关对其网上追逃。2020年3月25日,窦某到公安机关投案,因疫情原因,对其进行非羁押诉讼,2020年6月15日,柘城县人民检察院对窦某提起公诉,要求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2020年7月21日,柘城县人民法院决定对窦某逮捕,现羁押于柘城县看守所。

除刑事案件部分,小燕与窦某的离婚案件也备受关注。

总台央视记者赵旭飞:在去年八月的时候,小燕遭遇了非常严重的家庭暴力,之后她就坚决的表示一定要离婚。为什么到今年的7月她才拿到了离婚判决书,这场离婚官司是否顺利,在这起案件的审理中,又是否存在久调不判的情况呢?

王国富是柘城县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一庭庭长,是审理小燕和窦某离婚案件的法官。据他介绍,小燕是今年6月5日才向法院提出离婚的。这种说法也得到了小燕的认可。

柘城县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后,依法对原被告双方进行调解。

商丘市柘城县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一庭庭长王国富:民事诉讼专门规定,调解是在尊重双方当事人自愿的基础上进行,在整个民事案件的诉前、审理过程、判决以后执行过程中,都要在当事人自愿的情况下进行调解。

调解未成功,法院开庭审理

据法官介绍,调解过程中,男方以孩子还小为由,不同意离婚,女方以遭受家庭暴力感情破裂为由坚持离婚。调解不成的情况下,2020年7月14日,柘城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,此时的窦某还未被羁押。据法官介绍,窦某承认自己每周打牌一到两次,而且对2019年8月13日对小燕实施家暴的情况也并未做过多的辩解。

当时,窦某所处的位置是否会影响窦某的定罪量刑,还需审理刑事案件的法官进一步调查认定。但是窦某家暴和赌博的事实清楚,是法定应当准予离婚的情形。因此也不存在“先刑后民”,也就是先审理刑事案件,再审理离婚案件的情况。

庭审中,孩子的抚养权,以及服装店的财产分割,也是双方争议的焦点。在这次庭审后,小燕将窦某家暴的视频剪辑后上传网络。

法院判决准予离婚,家暴认定成难点

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由于窦某对小燕实施家庭暴力涉嫌故意伤害罪,且有赌博的不良习惯,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,应由小燕抚养孩子为宜。并认定服装店属于小燕的婚前财产。7月28日,柘城县人民法院对这一案件作出准予离婚的判决,这一纸判决对小燕来说意味着解脱,窦某则表示将提起上诉。

法院除了对最后一次家暴行为,也就是小燕提交了视频证据和伤情鉴定的那一次作出认定,对另外两次家暴并未认定。法官也表示,在审理涉及家暴的案件中,由于家暴的隐蔽性等原因,证据的认定一直属于难点。而在那扇紧闭的门背后,究竟发生了什么?也只有当事双方才能说得清楚。

从立案到判决,离婚官司历时不到两个月

从今年6月5日网上立案,到7月28日拿到离婚判决书,这起离婚官司前后历时不到两个月,却在舆论发酵中被贴上了“离婚难”的标签,案件本身已经得到澄清,但由此引发的对于登记离婚“三十日冷静期”和诉讼离婚的“调解”程序的讨论热度却依然不减。

有专家认为,离婚冷静期的设立,一定程度上是为了遏制冲动离婚的现象。而对于存在家暴等极端情况的家庭,受害者往往会选择诉讼离婚的途径。而在诉讼离婚中,“调解”也是必经的程序。调解包括调和与调离两种形式。“调和”容易理解,那么“调离”与法院“判离”的区别是什么呢?

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李明舜:在调离的这个过程当中,也一定是经过这个调解双方,就是否离婚,是否这个孩子归谁抚养,债务怎么清偿等等这一系列重要问题,双方达成了一致,当事人接受了,执行了,才能够真正的做到案结事了。而这个判决不见得他都是接受的,他从心里上抵触,就不执行,虽然不执行可以强制执行,但是这就会大大的增加司法和社会成本。

虽然小燕的这桩离婚官司没有遭遇“久调不判”的情况,但据专家介绍,在司法实践中,这样的现象的确存在。

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李明舜:产生久调不决的原因,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法律,以及相关的司法解释都没有对调解的时间做硬性规定。此外,离婚和别的案件不一样,离婚是涉及到感情问题,一涉及到感情问题,人就容易激动,所以往往就需要沉一沉,需要缓解一下双方的情绪等等,这也导致很多离婚案件时间拖得比较长。

对此,《民法典》第1079条在原《婚姻法》第32条规定的五种情形外,新增了“经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,双方又分居满一年,一方再次提起离婚诉讼的,应当准予离婚”的情形。

家暴受害者要用好用足法律手段

用法律手段反对轻率离婚,同时也保障离婚自由。而对于遭受家庭暴力的受害者,沉默不能解决问题,一定要及时发声,主张个人权利,用好、用足法律手段。

目前,小燕还要定期去医院进行康复训练,虽然走路还不太方便,但她已经开始筹备新店的开张了。回望去年夏天那个人生的“至暗时刻”,小燕说她不后悔当时从楼上跳下来,因为她能够维权、能够看到窦某受到应有的惩罚,一切的前提是,她还活着。一年来,小燕从躺在病床上无法动弹,到在家人的陪伴下一点点的能够站起来,开始重新学习走路,人生仿佛重新来过。


标签:河南遭家暴跳楼女子:现已离婚,正进行康复训